主页 > 体育新闻 > 大律师陈屹:体育企业估值被贬低 体育法律空间巨大丨EDP学员风采
大律师陈屹:体育企业估值被贬低 体育法律空间巨大丨EDP学员风采

  原标题:大律师陈屹:体育企业估值被贬低 体育法律空间巨大丨EDP学员风采

  上海迪士尼从无到有的亲历者陈屹,希望利用自己的法律经验,推动体育产业在并购等方面获得良性发展。因此他选择参加法国里昂商学院-维宁体育 体育产业领袖进阶EDP项目。

  作为中国目前最具影响力、权威性和前瞻性,旨在打造全球体育产业领袖的国际项目,EDP三期将于2018年1月在北京隆重举办开学典礼。维宁体育将陆续刊载已经录取的校友风采小传。今天我们一起走进中伦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陈屹的人生世界。

  ██迪士尼落户上海后,王健林曾宣称:“让上海迪士尼乐园20年不盈利”。而就在近日,华特迪士尼公司发布了2017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本财年,公司全年营收达551.37亿美元,净利润为89.8亿美元。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在首个完整财年的运营收入超过了迪士尼总部的预期。

  作为参与者之一的陈屹真心为后者感到高兴。同样是在7年前的11月,陈屹见证了上海迪士尼合资项目的签约仪式,那份签约文件来之不易,是他和队友们无数个通宵努力的结晶。

  ██2010年11月5日,这个日子,陈屹至今清晰记得。“签约的日子是早就确定好了的,也是一个黄道吉日。”陈屹笑着说。

  当时,已经做了十年多律师的陈屹与多位中伦合伙人一起负责协助上海迪士尼合资项目的法律谈判工作,对他而言这是全新的挑战。

  不仅工作强度大,而且由于各方利益诉求不同,所以谈判进展一度缓慢。陈屹说:“谈判过程非常艰苦,各方的诉求不容易协调。”

  为了达成合作,上海市政府委托三个国资企业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中伦律师事务所为其提供法律服务。一边是政府官员和国资企业领导,一边是国际一流的团队,陈屹在双方不断地沟通协调中,获得了巨大的锻炼。从10月份最后一周开始,整个法务团队住在酒店里,每天都谈到深夜甚至黎明,然后大家休息一会儿,吃完早饭后继续谈,在那半个月的时间里,通宵达旦是家常便饭。

  “经过最后冲刺,将所有文件定稿,如期签约,”11月5日,签约仪式顺利进行,但陈屹并没有感到放松,因为这仅仅是个开始,“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后面的执行、落地等环节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在上海迪士尼乐园正式开园前,项目方给了中伦所有参与项目谈判的合伙人一些试运营门票,允许带着家人、同事提前去观看。

  “其实挺自豪的,因为做律师最大的成就不是说要挣多少钱,而是当年纪变大后,能够留下什么,”陈屹说,“你也可以对孩子说,这个项目能有现在的成就,里面有爸爸的一份功劳。”

  ██除了上海迪士尼乐园合资项目外,中通快递纽交所上市项目、安桥有限公司与国光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合资项目、金轮天地控股香港主板上市项目、金逸影视集团创业板上市项目、摩根大通收购大连某物业项目……陈屹累计经手过的项目有上千个,现在手上负责的项目还有四十多个。

  “做律师要有责任感。”陈屹讲,从事律师工作的人,工作四、五年后会出现分水岭,有的人因为承受不了加班、生病等压力,希望工作和家庭能够保持平衡,所以会选择转行。

  “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个行业,尤其是客户的信任让我无法割舍。”当时教会陈屹很多,被他亲切称为“师父”的人,如今是中伦律师事务所的执行主任及合伙人。从个人角度讲“师父”早已“功成名就”,但每天依然还是很忙,因为支持你能够坚持走下去的,不仅仅是成就感,还有客户的嘱托和信任。

  “我原来的目标是45岁退休,但现在觉得到那时候,即使经济能力允许我退休,我的客户估计也不会答应,”陈屹笑着说,“当你到了50岁后,可能你的客户跟你同龄,或者到了60、70岁,他们已经跟你有了二三十年的合作交情,双方之间已经建立了深厚的信任,所以他们怎么可能会再去找别人呢!”

  ██人生中总有一种外力推动着你必须往前走,这种外力可能来自家庭,也可能来自工作或者朋友。

  对陈屹来说,走上律师这条道路,除了小时候喜欢看香港的律政剧,主人公很风光,令自己羡慕外,还与自己的好朋友有关。

  “他父亲是上海第一批涉外律师,当时很多合资项目、引进外资的项目都是找他父亲的事务所去做法务,我感觉这个职业很有发展潜力。”于是,1995年“体育迷”陈屹进入华东政法大学攻读学士。

  由于出色的运动天赋和体育素养,在大学期间陈屹是系内足球队队长。毕业后,他继续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法学硕士,但不管再忙,只要有时间他就去现场看NBA、棒球或者橄榄球的比赛。

  美国多元化氛围以及社会对法律的尊崇令陈屹眼界大开。陈屹说:“在国外,文化体育方向的律师非常受尊重,而国内体育与法律的结合还处在初期阶段,整个产业还要提升对法律的重视。”

  美国体育产业的成熟和发达程度更是令陈屹印象深刻,相对于国外而言,他认为,中国体育产业的不成熟导致很多体育企业的估值被压低,想象力空间被设置上限。

  在资本市场多年的浸淫使得陈屹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他看来,体育企业无论是IPO还是被上市公司收购,区别不大,资本市场更关注企业的持续盈利能力、未来粉丝数量级和成长度等。

  “我手上有一个做赛车业务的客户,但就算是已经上市的公司,比如力盛赛车,它的整体估值也不高。”陈屹表示,国内体育产业链并不完善,很多体育赛事衍生品开发板块非常薄弱,更别说像NBA一样有季前赛、冠军奖杯巡游,在休赛期不断保证新赛季开赛的热度。

  “而在国内,赛事举办完就表明结束了,体育俱乐部的生命力也很低。”陈屹直言,足球俱乐部的文化传承大多只有一代。

  ██2014年2月,上海市6家主要球迷协会组织(申花蓝魔球迷俱乐部、申花蓝宝球迷会、申花群星联盟球迷俱乐部、申花吉祥联盟球迷会、申花铁杆球迷会和申花盛世球迷俱乐部)共同发表声明,抵制刚刚以资产收购申花联盛足球俱乐部的绿地集团以“上海绿地足球俱乐部”之名剔除“申花”二字。

  陈屹也是这次“保留申花”的支持者之一。这不仅仅因为他是上海人,更因为球队名字背后,凝聚了他无数个日夜看球呐喊的辛劳和情感付出。

  而这种“改朝换代”的例子在国内并不是个例。近年来多起纠纷表明,中超“俱乐部名称必含投资企业或个人公司冠名”的传统,恰恰是一种非职业化行为,一旦投资方撤出,球迷就要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企业对俱乐部和联赛的赞助,一般只有三年而不会上升到五年甚至更长远时间,所以容易导致赛事短命。”陈屹认为,体育产业和职业联赛的不成熟严重阻碍了经济体量的产生,也影响体育企业的估值被压低。

  这种不成熟也表现在海外投资上,非理性投资在过去几年爆发式增长,受到社会各界诟病。今年以来,国家对于这一类投资的监管变得严厉。

  11月16日,商务部合作司负责人介绍了2017年1-10月我国对外投资合作情况,非理性对外投资得到有效遏制,房地产、体育和娱乐业对外投资无新增项目。

  “当时的大背景是人民币贬值,很多基金选择将人民币兑换成美元对外投资,对冲人民币贬值风险,在这个大环境下,体育俱乐部的收购金额非常巨大,里面的复杂操作一时之间无法看懂,自然让监管部门第一时间选择限制,”但陈屹表示,国内产业相对成熟后,监管部门的认知会更加清晰,一定有放开的一天。

  陈屹非常看好中国体育产业,他希望利用自己的经验,推动体育产业在收购、合资、并购等方面的发展,因此他报名参加了法国里昂商学院-维宁体育 体育产业领袖进阶EDP项目。

  “我看到之前几期的学员,不管是自身经历还是知识背景都值得学习,”陈屹从自身以及体育产业未来发展出发,希望能参与到EDP的学习中,“在中国体育产业迅速腾飞的今天,希望利用自己的法律经验为喜欢的体育事业做点有益的事情。”

  法国里昂商学院-维宁体育 全球体育产业领袖EDP,是目前中国顶级高端体育产业教育项目;是中国体系完备,实务深刻、前沿和国际化的全球顶级课程系统;是亚洲第一个专为全球体育产业领导者开设的国际合作项目;是首个旨在培养全球体育产业领袖人才的全球高级管理教育EDP课程体系。

  由全球顶级商学院、法国综合排名第二的法国里昂商学院与“中国体育产业人才黄埔军校”维宁体育商学院携手打造,以“塑造互联网+体育时代具备全球化视野、互联网思维与创新精神的体育产业创业者与管理精英”为使命的国际高管教育项目。

  全球体育产业领袖EDP大师级教学团队由包括来自法国、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韩国、中国和中国台湾的产业领袖与权威专家组成。

  课程涵盖了全球与中国体育全产业链的每一个核心环节,囊括“产业、经济、组织、商业、公司、战略、营销、管理、市场、产品、体育IP、赛事、场馆、人力、科技、消费、法律、经纪人、投融资、互联网+”等20个核心模块。